平台新闻

万和城发布走好,兄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大早,我们一行四人就从郑州驱车上路了。虽然已过了七点钟,太阳还藏在浓云后不肯出来,显得有些阴,一如我们的心情。天已大亮,清晨的豫东平原一马平川,尽收眼底,偶尔路边会出现贴着地面一片薄雾,袅袅婷婷,把一个个屋顶隔离成一座座孤岛。一路上我们没有太多的话语,也没有心情去欣赏路边的风景,车厢里充满了沉闷的空气,海良兄弟,这全都是因为你啊!
      两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到了民权县,然后又辗转到了你的老家,已经是上午9点钟了。兄弟,我们以前曾想过很多种方式到你老家看看,但做梦也没有想到第一次到你家,竟然会以这种方式,怀着这样的心情来看你。进了你的家门,迎面是简易的灵棚,你年轻帅气的照片摆在正中,你的一双年幼的儿女跪在你的灵前,显得那么孤苦无依,你痛不欲生的妻子早已哭哑了嗓子,你腿脚不便的老父亲犹拄着拐杖暗自垂泪,此情此景,怎不痛煞人心!天可怜见,兄弟,你才四十一岁,正是上有老,下有小的年纪,你怎么忍心独自离去?
      站在你的灵前,主事的人说,你们朋友一场,今天鞠个躬作个揖就当送行了。我们一致坚持跪拜祭奠,虽然你年龄比我们小,但逝者为大,谁让我们今生相遇,成为一辈子的兄弟!我们绕着你的棺材看你最后一眼。你双眼紧闭,面容臃肿地躺在棺里,这还是我那古道热肠的兄弟吗?我们从数百里之外来看你,兄弟你怎么能长睡不起?想想距离上次相见,不过才俩月有余,哪想到今日相见竟天人殊途,阴阳两隔?我们又一起送你到了殡仪馆,看着你化为烟尘飘散在初春三月的空气里,我们的心突然竟如空气那般空虚……是啊,海良兄弟,我们已经永远地失去你了,今世再也无缘与你把酒言欢、畅谈平生了。
      海良,世间的缘份还真是难说,我俩虽然相处日短,却相见恨晚,无话不谈。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吗?五年前,我们一起参加监理工程师考试,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,我们和另外两个朋友相聚在一家旅馆里。傍晚,我们一起去吃了大排档,席间觥筹交错,把酒言欢,直到深夜才散,竟高兴得完全忘记了第二天的考试。谁知道乐极生悲,由于大排档的海鲜不干净,我们竟一起吃坏了肚子。上午我们硬着头皮考完了第一场,下午已经无法继续,头昏脑胀地进了考场,草草涂了一下答题卡就早早出来了,谁知你竟然比我还早出来。回到旅馆,我们吃了些药就早早睡了,晚饭都没有起来吃。第二天上午竟然还不见好转,一个个面如菜色,无精打采,上午依然胡乱答了考卷就离场了。下午是最后一场考试,也许是药起了效果,好像没那么难受了,我们才认真地考完了最后一场。结果很惨淡,教训很深刻,你通过了第一门考试,而我通过了第一场和最后一场考试。事后这竟成为我们的笑谈,还说:“没办法,谁让我们太得意忘形,提前喝了庆功酒呢!”
      兄弟,记得开始时我们的工程项目距离不远,工作之余我们来往更勤了,要么我们去找你喝茶,要么你过来与我们共餐。无酒不成席,喝酒自然是常事,可喝过那么多次酒,我还从没有见你醉过,我才知道你果然名如其人,“海良,海量嘛!”后来,你的项目结束了,分到了更远的项目,我们相聚的时间就少了,所以每次相见都格外珍惜,每一次都不醉不归,当然你总是扶我们出门的那个人。
      兄弟,我知道你工作勤恳,还时时不忘学习,这是哥最佩服你的地方。由于你项目分到了外地,而你总是以工作为重,平时少则数月,多则半年才回家一次,我们更多的是电话、微信联系。每次我遇到问题,总是第一个问你,你总是热心解答,从不迟疑,有什么先进的施工技术及信息总会分享给我。这些年,你勤奋努力,先后通过了监理工程师,一级建造师考试,又积极准备造价师考试,要不是你英年早逝,恐怕今年也通过了。可天妒英才,刚届不惑,老天何忍,竟让你的一切努力付诸东流?
      兄弟,记得年前见你,你刚从驻马店的项目回来,我们一起去庆祝朋友乔迁新居。你依然带着近视眼镜,脸上永远挂着微笑迎接我。饭店里,我们相伴而坐,举杯共饮。你说近来血压有些高,体重一直减不下来,很少畅饮。我当时也没有放在心上,觉得现在生活水平高,高血压很常见,吃了药就能降下来,但席间相互敬酒,我还是替你拦下一些,但你却觉得却之不恭,都一饮而尽了。宴席散了,我们握手道别,可谁知道就此一别,却成永诀,造化弄人,岂不让人无语凝噎?
      兄弟,你真是太大意。听说你外出跑步时突然心里憋闷,冷汗出了一身,你就该当心了,谁知你去当地医院只做了一个心电图就回去工作了,你也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。如果你及时返回郑州,到省医院彻底检查一下,也不至于五天后你就心肌梗塞,走到今天这一步。如今说什么都晚了,我们除了怪你,还能怎样?海良,今世为兄弟惺惺相惜,但愿有来生,来生还做兄弟,好吗?浮世若梦,死生无常,悲哉命也!
      兄弟,虽然过去好几天了,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已经离我而去。你的电话号码我依旧存着,你的微信账号还在我的手机里,但我没有勇气拨出,我害怕听到空洞的铃声,更害怕证实你去世的消息。我宁愿相信你还活在人世间,虽然不常联系,但我总幻想着哪一天,你会一如往常地出现在我眼前,笑眯眯地向我伸出手,亲热地叫一声:“马哥好!”
      兄弟,可我终究无法欺骗自己,想到你如今回到故里,家乡的山水是你的枕席,田间开放的油菜花是给你最好的献礼,还有你最爱的亲人也会常常看你的,想想这些年你工作在外,为生活为家人奔波不休,无人相伴亦无暇休息,如今也该好好休息,应不会感到孤寂吧?
      愿兄弟在地下安息!
万和城

娱乐平台 http://www.whecheng888.com

上一篇:钟南山助理回忆“夜驰武汉”:列车长坚决不收 下一篇:万和城平台报道一封寄往天堂的信